华资实业不玩实业玩金融
来源: 红刊财经 | 作者:pro820f8e | 发布时间: 60天前 | 27 次浏览 | 分享到:

红刊财经 王宗耀

编辑/承承

华资实业是“明天系”旗下金融投资业务玩的最“溜”的上市公司,其虽名为“实业”,但是其所从事的“实业”方面的主营业务早已名存实亡,其不但拿出不少资金购买理财上,而且通过持有华夏银行、恒泰证券等上市金融、证权机构的股票每年获得不菲的投资收益,以至于其今年来的业绩均靠投资业务来支撑。

华资实业是由包头草原糖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包糖集团”)作为主发起人与包头市创业经济技术开发公司、包头市北普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以募集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底华资实业上市,其中包糖集团持有40.99%的国有股,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包头市创业持有22.92%,北普实业则持有6.92%的股权,为第三大股东。实际上,第二大股东包头创业正是“明天系”旗下北京惠德天地科贸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公司,第三大股东北普实业也是“明天系”旗下公司,肖建华一度在该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只不过到了2000年时,其才辞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从华资实业“隐身”。总体看,华资实业控股股东为包糖集团,“明天系”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2年,包头市国资委决定对包糖集团国有产权整体转让,至2013年时,潍坊创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创科”)全权接手了包糖集团。潍坊创科是明天控股2001年9月发起成立的公司,在其接手包糖集团后,华资实业正式成为“明天系”控股的上市公司。

华资实业早期的主要经营业务为制糖和仓储,2012年“明天系”取得华资实业的掌控权后,收入虽然有所增长,但业绩却并无起色。也许是因2012年兄弟公司西水股份收购天安财险尝到了甜头,华资实业在2015年表示,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资金对华夏保险增资,增资完成后持股比例不超过51%,“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将成功转型为以金融保险、制糖业为双主业的上市公司。公司金融产业的布局将从参股银行、证券拓展到控股保险公司”公司在年报中如是表示。然而关于此项交易,直到2017年11月该公司才召开说明会宣布终止。不过从2019年华资实业给上交所的答复来看,其通过购买新时代信托的理财产品购买了北京千禧世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306000万股华夏人寿的股权收益权。其虽然表示与北京千禧世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有媒体仍指出该公司实际上也是其旗下的壳公司。

有意思的是2015年,在华资实业营业收入突然从2014年的2.77亿元下滑到3200多万元,下滑幅度高达88.17%的同时,其当年的净利润却是出奇的好,实现金额1.48亿元,相比2014年的1286万元增幅高达1047%。对于其主营业务收入的下降,公司在当年的年报中竟然没有详细解释,而其利润的大幅增长,则表示主要来源于投资收益。

据年报介绍,2015年,华资实业持有华夏银行7056万股股权,占该公司注册资本的0.66%,当年华夏银行为其贡献的投资收益达2557.80万元;持有恒泰证券30800万股股权(2015年10月15日,恒泰证券正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持股比例由其上市前的14.03%变为11.83%,当年恒泰证券为其贡献的收益高达20089.39万元。此外,其还以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实现收益4484.33万元。正是这些投资收益贡献,让其在2015年收入大幅下滑下,业绩依然得到暴增。从这一描述来看,华资实业的心思此时已经不放在原来的主营业务上了,其更加青睐的似乎正是能短期内带来暴利的投资收益,这一点与“明天系”旗下的其他公司是十分相似的。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随着恒泰证券净利润大幅下滑69.46%,致使华资实业的投资收益大幅减少,于是当年实现的净利润仅有991万元,较2015年年同期下降了93%。此后几年里,业绩表现也越来越差,尤其到了2018年,直接亏损了1.17亿元,成为近10年来亏损最多的一年。

业绩出现亏损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其实是华资实业的现金流状况。2009年以来,华资实业的扣非净利润虽然亏损,但因非经常性损益的帮助,净利润仅有2010年和2018年处于亏损状态,而其他年份则或多或少都在盈利。然而如考虑其实际现金创造能力,可发现在2009年到2018年的十年中,华资实业只有在2016年中有2000多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流入,在其他的九年均为净流出。这说明华资实业的主营业务始终处于“失血”状态。

在连续失血的情况下,企业又如何能健康的了呢?随着企业经营能力的下降,华资实业筹措资金的能力一年不如一年,2015年以来,该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持续为负,意味着公司通过筹资获得流动资金的能力已经相当弱了。在这种状况之下,其所倚重的投资收益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大忙,除了2015年恒泰证券上市时获得5亿多元的投资净流入外,在2016年至今的所有年份中,公司投资所产生的现金流入净额还不如流出净额多,如此情况即意味着,华资实业是存在不小财务危机的。

从华资实业的总体账户情况来看,目前该公司最值钱的就数其2019年已经转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2019年3月末,该项资产仍然有6.93亿元。在该项资产中,公司持有的北京融汇中糖电子商务2%的股权、包商银行0.67%的股权和上海华疆商贸有限公司20.00%的股权。此外还有10.26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该项为其持有恒泰证券股权的投资。而1.29亿元的其他流动资产则主要为新时代信托<恒新6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6月17日晚间,天风证券发布公告称,其已经与包括华资实业在内的9家“明天系”公司(北京庆云洲际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汇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鸿智慧通实业有限公司、济南博杰纳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中昌恒远控股有限公司、上海怡达科技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潍坊科虞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华诚宏泰实业有限公司、北京汇富通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收购协议,将以不超过45亿元的总价格收购恒泰证券这9家股东持有的29.99%股权。收购完成后,天风证券将成为恒泰证券单一最大股东。

实际上,早在2018年1月份,中信国安就曾与“明天系”9家公司签署了收购意向协议,拟以90亿元的价格收购这9家“明天系”公司所持有的恒泰证券29.94%的股份,不过最终交易未能完成。而现在“明天系”竟然愿意打五折出售恒泰证券的股权,这个优惠幅度着实有点大。而此次急于出售恒泰证券股权恐怕与“明天系”近期爆发的兑付风险不无关系的,如此大的打折力度说明其面临的兑付风险绝对是不容小觑的,而在此情况下,有谁能保证华资实业的资金不会被“明天系”大股东占用呢?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6月22日出版的《红周刊》,原标题《“明天系”危局》)